咕。

太太,欠你的文

帮家里的傻鹅几扩扩∠( ᐛ 」∠)_

太神楽预定咸鱼:

嗝写不出小甜饼,难受。感觉很尬然而就这样吧我撸了一下午。

安慰安慰你。看开点,不行我们两去复读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
  编辑再次发来了短信提醒明天签售会的时间。这种不厌其烦的提醒手段莲巳敬人已经很少用了,毕竟自己身边学生会的成员很少会犯这种忘记时间的低级错误——起码这个学期从开学到现在为止暂时都没有出现过。
  因为签售会时间确定在下午两点半,莲巳敬人必须放弃午休中午到达会场确认一遍,这样才能让他稍稍安心一些。尽管是第一次举办签售会,莲巳敬人希望尽可能减少出现的差错,越少越好。
  学校刚举办完的运动会,学生会的事情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,现在正处于一种空闲的状态,少了一个副会长也不会出什么大事,低年级的后辈也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  莲巳敬人想到这里略微松了口气。

  第一次举办签售会......
  

  尽管已经习惯了站在众人视线下,莲巳敬人心里还是有点不着底,他拿着签字笔在空白的A4纸上列出让自己觉得不安的原因,又一条条划掉。
  最后莲巳敬人打算把不安感归咎到“自己还没有到现场实际确认过,无法掌握可靠信息”这样的不确定因素上。
  

  忽然间敲门声从门外传来,莲巳敬人将一直放置在桌面上的行程表收进抽屉之后扬声说:“请进。”
  推开虚掩着的门走进来,衣更真绪问:“副会长,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?”


2


  对完账本之后衣更真绪再次确认了没有遗漏,将账本锁进了抽屉,拿起桌面上的财务表往副会长办公室走。
  会长天祥院英智时常不在校内,副会长莲巳敬人实际上总揽了学生会大权,每天处理的事也不少。学生会成员不多,每次学校大型活动期间都忙得天昏地暗。比起别人,作为会计,衣更真绪不仅在活动期间要配合副会长所有安排,负责维持校内秩序之外,活动之后还得对借出的器械进行盘点。好容易做完了这一切,衣更真绪觉得不给自己放个假简直天理难容。
  

  学生会也该扩招了啊——除了学生会的事情我也有其他事情的。
  特别是其他人还跑来请求帮助的时候......啊我怎么又应下来了明明自己超忙的。

  衣更真绪敲了敲副会长办公室的门,没有人应。
  “副会长,我是衣更。”他又敲了敲门,“我进来了。”随即推门而入。
  房间里静悄悄的,东西也井井有条的摆放在它们应该在的位置。门窗紧紧关闭,房间里有一种密不透风的沉闷感。
  站在门口片刻,衣更真绪揉了揉太阳穴。
  “果然算账本之后还是要待在空气流通的地方,好闷。”
  上前几步将财务表放在莲巳敬人办公桌的右手边,考虑片刻衣更真绪又拿起镇纸压住财务表,尽管房间里并没有风。

  衣更真绪不打算久待,此时已经是放学时间了。刚要离开,余光瞥见办公桌左手边的文件顶上一张纸摆放得及其随意,和莲巳敬人叠放文件时习惯摞成整齐一叠的习惯相左。


  “是副会长的字迹.....签售会?”
  衣更真绪歪着头看了看,忽然又站好了,一副没有在意的模样。
  看上面已经被写得半满的样子,安排得很有规律。大概是副会长的行程表,当做没看到吧。
  衣更真绪退出房间关好门,从兜里拿出钥匙反锁房间。

  总觉得和平常的副会长有点不同......




3


  “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?”
  

  莲巳敬人诧异的看了衣更真绪一眼,他原以为这个时间大家应该已经离开了。
  “我刚才去确认了一下仓库里的器械数量。”衣更真绪解释道。
  “没事,我很快就好。”莲巳敬人撑着椅子的扶手站起来,长长的呼了口气,开始收拾桌面上的文件,一面同衣更真绪说,“这两天辛苦你了。”
  衣更真绪收回了往外迈的步伐,站在门口应了几句“习惯了”之类的话。这些话已经被他说得快烂了,和他的口头禅“请交给我吧”一样熟练。
  两人忽然沉默下来,办公室里只有莲巳敬人整理文件时纸张摩擦的窸窣声。衣更真绪不擅长应付这样的场面,只得站在原地做木头人。
  “衣更,还有什么事吗?”莲巳敬人抬头看着他。
  衣更真绪从思绪里挣脱出来:“啊?”紧接着他反应了过来,忙摆摆手说,“哦哦!没有没有......”
  用夹子夹起零散的文件放进柜子里,莲巳敬人四下看看,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收拾的了。于是莲巳敬人走向衣更真绪,说:“一起走吧。”
  莲巳敬人按掉了灯关上门就要离开,衣更真绪一愣,看向办公室的门,落下一步锁好办公室抽出钥匙之后转了转门把手确认无法打开后,和莲巳敬人一起走出办公楼。
  “衣更你有什么事?”莲巳敬人再一次问,他对衣更真绪有些粗浅的了解,这幅满怀心事的模样的莲巳敬人曾经见过一次。
  身旁的人身体有片刻僵硬,莲巳敬人侧着头看向衣更真绪,后者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,眉头浅浅的皱起来。
  衣更真绪踌躇了一会,开口说:“副会长。”他忽然停下脚步,莲巳敬人也停下来,转身正对着他。
  只见衣更真绪向前倾身,伸出右手捉住莲巳敬人垂在身边的左腕,自然地抬起来,让莲巳敬人的掌心向上翻。
  莲巳敬人有些反应不及,愣愣看着对方伸出食指,指尖在自己掌心上画了个人字,自顾自一口吞了下去。
  画人字吃下去的事情,莲巳敬人在弓道部曾经听朱樱司提起过,是一种缓解紧张的方法。可靠性有待考证,不过莲巳敬人是不会亲自去验证的就是了。
  

  但是衣更真绪这是做什么...就算他自己紧张也应该在自己手心画吧...?

  衣更真绪一抬头就看见莲巳敬人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,下意识脱口而出:“啊不对,好像是要当事人自己把人字吃下去才行吧?”
  

  “衣更,和我一起走很紧张吗。”
  除了自己给衣更真绪太多压力导致对方做出这种奇怪的事情,莲巳敬人想不到任何解释对方这个行为的理由。
  “啊......不是!”衣更真绪松开莲巳敬人的手腕,解释说,“副会长好像因为签售会很头疼的样子所以下意识......”
  

  忘记锁办公室就离开一点也不像是副会长冷静的样子。

  莲巳敬人沉默了一会,说:“没想到你是会相信这种小孩子伎俩的人。”
  “是我唐突了。”衣更真绪讪笑着说。
  “暂且不说你是从哪里知道我有签售会这种事情的......”莲巳敬人摇了摇头叹气说,又继续往外走,衣更真绪跟在他后面,迟迟没有听见下文。衣更真绪侧头看着莲巳敬人,后者一如既往保持着波澜无惊的表情,夕阳从大堂窗户透进来,逆着光线,衣更真绪觉得有些模糊。他用手背揉了揉眼睛,忽然想起没有洗手就去揉眼睛这个举动并不是什么好习惯,又放下手。

  算了,看在还有些作用的份上。
  莲巳敬人不着痕迹地将左手手心翻向身侧,低头视线掠过画人字的地方,暗自想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搞完了。

颓废脸。

 @揪纸-体育祭备战 


评论
热度(4)
  1. 揪纸-休肝养老婆will: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帮家里的傻鹅几扩扩∠( ᐛ 」∠)_

© 揪纸-休肝养老婆 | Powered by LOFTER